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 
 
  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> 企业文化 >> 员工家园  
岁月怀想
来源: 蔺晓明      编辑:     发布时间: 2022-05-20      浏览量: 719
        光阴如梭,岁月如流,人生如梦,未及细品,已过知命年。

        70后经历的磨难太多。年幼时,整天念想着如何才能填饱肚皮,每顿饭有菜有肉更是奢望。衣服常常是老大穿了老二穿,老二穿了老三穿,兄弟姐妹也是大的带小的,稍大一点的孩子还得抽空帮衬着父母干农活。上中专时读到路遥《平凡的世界》,对书中孙少平的高中经历感同身受,那种食不果腹、饥饿难耐的感觉,现在回想起来都心有余悸。那个年代物质匮乏,能吃上一顿饱饭已是不易,能有机会吃上商品粮,更是每一个农村孩子最大的梦想。

        我中专母校是陕西省水利学校,以高出录取分数线许多入学,心中难免有点惋惜,但也是一种莫大欣慰。能够早日跳出农门、减轻家庭负担,是当时大多成绩优秀农村学生的不二选择。我最初选择的专业是农田水利,因感觉名字土气,就改填为水土保持,到校报到后才得知,水土保持毕业后在关中地区不好安排工作,但此时结果已无法改变,只能勉为其难接受了。

        四年的学制,不长不短,加之内心对所学专业的抗拒,我的学分并不高。毕业后,我没能如愿回到家乡宝鸡,而是被分配到省直灌区下属的一个管理站,从事农田灌溉工作。灌溉站有13名职工,年龄都偏大,大多为“一头沉”(夫妻一方在家务农)干部。管理站主要工作就是放水、收费、修渠。天气最热和最冷的时节,便是用水量最大的时候,我每天走村串户,冒严寒顶酷暑,穿梭于田间地头,难得有休息时间。就近工作的好处,是可以公私兼顾,工作和家事两不误,而我离家近百公里,是最远的一个。“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,走在无垠的旷野中……”齐秦那略带伤感的歌声,回响在空荡荡的院落中,那时的自己,何尝不是一头孤独的狼?可能是刚毕业的缘故,我身上的书生气太重,一下子难融入到管理站这个大家庭中,愈发形单影孤,工作上也难有起色。

        回想当初考上中专时,父母灿烂的笑容、同学们羡慕的眼光、自己满怀的豪情,当时的我又陷入了迷茫,“出路在哪里呢?”经过一番思想斗争,我还是决定回家求助父亲。时至今日,我仍清晰地记得,我那次回家的情形。在一个阳光依旧暖的烫人的秋日午后,经过多次换乘,我回到既熟悉又陌生的家,看着那个陪伴自己长大的村落和鬓角华发已生的父母,一切都没变,一切好像又都变了。我突如其来的出现,父母眼里既有欣喜,也略带不安。一直从事教育工作很严厉的父亲,竟然变得慈祥起来,要强的母亲说话也小心翼翼。问起回家的原因,我一时语塞,委屈的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。我强装笑容说没事,只因时间太长想家了。父母没再细问缘由。父亲那天特意喝了酒,也给我斟了满杯。这是我长大后第一次喝白酒,也学着父亲一饮而尽,灼辣感顿时充满喉腔,呛的流出了眼泪。我狼狈的样子,惹得父亲放声大笑,我也笑了起来。我突然发现,严肃的父亲也有这么爽朗的一面。午饭后,记忆中不苟言笑的父亲和我促膝长谈,说起我小时候如何调皮,偷着到陂塘耍水,谈起哥哥和我考上中专时的喜悦,鼓励我如何勇敢面对挫折。那天,我和父亲都喝了不少酒,说了不少话。想换工作的想法,最终没能说出口。我知道,父母已年迈,已不是小时候认知的无所不能,给他们倾诉只能徒增烦恼,不能解决任何问题。有些事情,该独自面对和承担了。人生的成长,也许就是这一瞬间的事情。

        返回单位后,我心态平和了许多,焦虑也少了。与其抱怨,不如改变。除干好本职工作外,我主动加班加点,力争在工作上干出一番成绩。为提高业务技能,我积极向老师傅学习,还参加北京水利水电函授学院和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函授学习,取得专科和本科学历。同时,利用文学爱好和文字功底优势,闲暇时发表一些文学作品。三年间,先后有几十篇新闻简讯和文章在单位内部简报和省级刊物发表。机会不会错过有准备的人。两年后,我被一位领导赏识并调到机关,先后从事业务技术、文字材料等工作。2011年,被省水利厅借调至厅农水处从事大型灌区续建配套与节水改造工作。2017年,又到东庄水利公司从事工程建设相关工作。回想自己走过的路,有曲折、也有坦途,可无论如何,我都抱着认真负责的态度尽力去做好。

        蓦然回首,青春竟已成笔下回忆,20到30岁懵懵懂懂,30到50岁弹指一挥间,不知不觉间,人生过半。50岁是个尴尬的年纪,提拔偏老,退休偏早,能交心的朋友越来越少。从求学到工作,从眉县、杨凌一路向东到咸阳、西安;从乡镇到县城,从县城到中型城市,从中型城市再到省会城市;从翩翩少年到鬓角华发的油腻大叔。30年间,一切都好像还是昨天,一切又都似乎遥远。当你祈盼早日褪去青涩快点长大时,岁月却已悄无声息地在你额头划下一道道印记。当你想放慢脚步喘口气时,却发现人生转盘跑得飞快,难以慢下来。年少时,朗读梁启超先生的《少年中国说》,意气风发、荡气回肠,感觉世界是属于我们这个年代的;长大后,经过几十年摸爬滚打才顿悟,才知道这个世界更多的是要接受身不由己的现实。人生是一个艰难前行的过程,努力和勇气,才是我们无愧于心的最大底气。  

        青春的棱角早已被岁月磨平,那颗淳朴善良的心虽然没有改变,却也包裹的严严实实。前几年阅读了几本佛教典籍,多了几分恬静。这两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心境又发生了些许改变。人生本来就是一场孤独的旅行,或苦或甜,或喜或悲,已成日深月久的风景,每一次回忆,依旧清晰如昨。

        无法重来的人生,用微笑坦然面对生命赐予的磨砺,用心细细品味生活赋予的五味杂陈,过好每一天。

   [打印本页] [关闭窗口]
分享到: 0
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,请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 ,然后同时按下“Ctrl ”与“Enter ”键,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,谢谢您对本网站的大力支持。
Insert title here
陕ICP备17002894号  单位地址:西安市西七路198号陕西省江河大厦  
邮编:713200  网站电话:029-35960189

技术支持:西安迪飞科技有限责任公司  电话:029-86520092